首页 > 外交部发言人谈话
2018年11月14日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主持例行记者会

  一、应捷克共和国政府、克罗地亚共和国政府邀请,国务院副总理孙春兰将于11月18日至25日对捷克和克罗地亚进行正式访问。

  二、应博鳌亚洲论坛邀请,国务委员王勇将于11月19日至20日出席在韩国举行的博鳌亚洲论坛首尔会议开幕式并发表主旨演讲。

  问:据报道,澳大利亚总理莫里森近日表示,澳愿借助其新近宣布的20亿澳元一揽子计划,与中国共同投资亚太地区基础设施项目。澳不觉得有必要在美中之间做出选择,而应寻求同时提升与两国的关系。该地区越稳定,就越繁荣。他还表示澳大利亚愿根据项目具体情况参与“一带一路”建设。请问中方对此有何回应?

  答:我们注意到莫里森总理的有关积极表态,对此表示欢迎。

  中国和澳大利亚同属亚太大家庭成员,都希望地区岛国发展得好。中澳两国完全可以实现优势互补,帮助有关岛国加强基础设施、改善民生、实现可持续发展目标,为地区的发展和繁荣作出各自贡献。我们愿与澳方根据有关岛国的实际需求和愿望开展三方合作。

  中国、美国和澳大利亚都是亚太地区重要国家,在维护世界和平与发展方面拥有广泛共同利益,合作当然是各方的正确选择。

  至于“一带一路”倡议,我们多次强调,“一带一路”秉持共商共建共享原则,是一个透明开放包容的倡议。我们欢迎包括澳方在内的更多国家积极参与“一带一路”合作,相信中澳加强有关“一带一路”务实合作,必将给两国和地区发展带来更多的机遇。

  问:据报道,美国国会多名议员拟于今天联名推动一项法案,敦促特朗普政府对中国在新疆地区“侵犯”人权的行为作出反应中方是否就此向美方提出交涉?

  答:我不知道你提这个问题的时候,心里是怎么看待你提到的这些美国议员的做法的?我觉得很奇怪,美国的这些议员哪来的莫名奇妙的优越感,对其他国家内政说三道四?!他们对发生在其他国家的真实情况了解多少?他们对本国民众的情况又了解多少?他们花的是美国纳税人的钱,本应集中精力为本国人民服好务,但却总是有选择地忽略本国国内存在的种种问题,反而特别“热心”于其他国家的内部事务,而且基于错误的信息和出于强烈的意识形态偏见,伸长了手去干涉别国内政。

  我之前曾在这里介绍过,根据中国国新办公布的《2017美国的人权记录》,美国存在系统性种族歧视,加剧了社会撕裂。根据美国全国免罪记录中心2017年3月7日发布的研究报告,非洲裔美国人被误判谋杀罪的可能性比白人高7倍,被误判毒品犯罪的可能性是白人的12倍,针对同样罪行,非洲裔男性罪犯的刑期比白人男性罪犯平均高将近20%。另外,少数族裔群体在就业、薪酬等方面处于全方位劣势,超过四分之一非洲裔家庭的净资产为零或负数。42%的受访美国民众表示对美国的种族关系感到极度担忧,58%的受访者认为种族主义是美国社会的一个大问题。

  我希望你提到的这些美国议员能够更关心自己国内的事情,把自己的事情做得好一点。如果通过他们的努力,能让美国的少数族裔也能像中国56个民族的人民一样,拥有平等,享有获得感、幸福感和安全感,那将是一件极好的事情。

  另外,我想提醒你,如果你要报道这事的话,请你把我刚才提到的美国内的这些问题报道得透彻一点、详细一点,让美国的这些议员看到听到外界是怎么看他们的。

  问:据报道,11月13日,国际原子能机构(IAEA)总干事提交最新报告,再次确认伊朗履行了伊核问题全面协议义务。中方对此有何评论?

  答:中方注意到国际原子能机构总干事提交的报告。这是自2016年伊核问题全面协议生效以来,总干事连续第13次确认伊朗履行了核领域义务。我们注意到报告表示,机构一直以客观、公正方式,根据授权对伊核计划开展监督核查。中方对此表示欢迎,赞赏伊方和国际原子能机构所做的积极努力。

  正如中方多次强调的,当前形势下,我们希望相关各方都能从大局和长远出发,履行各自应尽的责任和义务,继续维护和执行好全面协议,这符合国际社会的共同利益。

  问:斯里兰卡国内局势持续不稳。斯里兰卡总统解散议会,之后最高法院推翻总统解散议会的命令。今天,斯里兰卡议会通过了一项对总统任命的总理拉贾帕克萨的不信任案。中方对目前斯里兰卡局势有何评论?

  答:中国是斯里兰卡的传统友好邻邦,我们密切关注斯里兰卡局势发展,希望斯里兰卡保持稳定。我们希望并相信斯里兰卡各方有智慧和能力处理好当前局势。

  问:我有两个问题。美国副总统彭斯将参加亚太经合组织(APEC)领导人非正式会议并计划与台方代表会面。你认为这是APEC有关谅解备忘录允许的可以接受的行为,还是美方向台湾当局发出的一个错误信号?第二个问题,2016年斐济发生政变后,许多西方国家撤出在斐济的存在,而中国却加大了同斐济的接触力度。中国是否正填补他们在斐济留下的影响真空?本次斐济大选后,中方如何看待与斐济的关系?

  答:你提到的第一个问题涉及两个方面,一是台湾方面参与APEC活动的问题,二是美台交往问题。坚持一个中国原则并遵守APEC有关谅解备忘录规定,是台湾方面参与APEC的基础和前提。任何一方都应恪守一个中国原则,不要搞什么小动作。关于美台交往,我们的立场也是非常坚定的。我们要求美方恪守一个中国原则,不与台湾方面进行任何形式的官方往来。

  关于你提到中国和斐济的关系,首先,我要针对你问题中的一点说清楚,中国从来不认为某个国家或者某个地区应该成为另外一个或几个国家的势力范围。我们主张大小国家一律平等,不干涉其他国家内政,充分尊重其他国家自主选择的发展道路,以及自主决定同哪些国家发展关系,开展合作。

  昨天,外交部举行了关于习近平主席出席亚太经合组织第26次领导人非正式会议并对巴新、文莱和菲律宾进行国事访问以及同建交太平洋岛国领导人举行会晤的中外媒体吹风会。外交部副部长郑泽光已经详细地回答了有关记者提出的涉及太平洋岛国的问题。我只想强调一点,中国与斐济等太平洋岛国关系是南南之间的合作,是发展中国家之间的相互支持和帮助。我们希望斐济大选顺利举行。我们希望同包括斐济在内的太平洋岛国本着相互尊重、平等互利、互不干涉内政的原则发展友好合作关系。相信习近平主席即将在巴新同太平洋建交岛国领导人举行的会晤,将为下一阶段中国与斐济等岛国关系的发展做出新的规划、开辟新的前景。

  问:“美中经济与安全审查委员会”今天向美国国会提交的一份报告建议,美国政府应设立一项基金,通过向其他发展中国家提供更多基础设施融资抗衡中国。不知你是否看过这份报告?对此有何评论?

  答:我还没有看到这份报告。中国一向基于相互尊重、平等互利的原则同其他国家开展合作。如果美国有意增加投入,帮助其他国家加强基础设施建设、改善民生,我们是欢迎的。希望美国这么做,动机是纯的,效果是好的,能够多拿真金白银、多出真招实效。

  问:我想问两个问题。第一个问题,法国总统马克龙和德国总理默克尔呼吁成立欧洲军队,以应对俄罗斯、美国和中国的威胁。第二个问题,根据一份美国智库发表的报道,最近在朝鲜新发现了16个隐藏的弹道导弹基地。中方对此有何评论?

  答:关于第一个问题,我注意到这两天有很多报道,包括美国方面对欧洲领导人有关讲话的反应。我想说的是,欧盟国家是独立主权国家,他们有权决定自己的外交和防务政策。至于欧洲有没有把中国作为军事威胁,我想大家看得也很清楚,中国从来没有对欧洲构成过任何威胁。事实上,前几天在巴黎举行了纪念“一战”结束100周年活动。欧洲领导人也意识到当年华工为欧洲的和平做出了巨大的牺牲。很多欧洲国家领导人在不同场合都表达了支持中国和平发展、与中国进一步加强合作的意愿。昨天刚举行的中德外交与安全战略对话中,德国外长马斯也表示,德中互不构成威胁,愿加强德中合作。

  关于你提到的第二个问题。你知道,对于智库的报告,我们无法核实。但是我想指出,一段时间以来,在有关各方共同努力下,朝鲜半岛形势发生积极变化。美朝首脑举行会晤,迈出了半岛核问题政治解决的重要一步。我们希望美朝双方落实好美朝领导人会晤成果,增进互信,继续致力于通过对话协商解决彼此关切,推进政治解决半岛问题进程。

  问:我们注意到,美国副总统彭斯昨天同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共见记者时称,美希印太地区所有国家都能自由选择自己的道路,追求自身利益,“威权主义”和“侵略”在印太地区没有立足之地。中方对此有何评论?

  答:中方一向主张,所有国家互相尊重主权和领土完整、互不侵犯、互不干涉内政,各国有权自主选择适合本国国情的发展道路,这也是和平共处五项原则的重要内容。

  我们注意到彭斯先生公开表示,希望亚太地区所有国家都能自由选择自己的道路。这非常好,希望美方说到做到,不仅在亚太地区,而且在全世界范围内,都能尊重和支持各国走自己选择的道路,不干涉,不恐吓,不威胁,不侵略,不搞双重标准。

推荐给朋友
  打印本稿